运城市财政局主办

下载专区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下载专区 >> 详情
政府扶持新兴产业 介入多深合适?
发布时间:2011/7/28 11:03:58    浏览:3351

 

  王珺:广东经济学会会长、中山大学岭南学院副院长

  朱卫平:暨南大学产业研究院院长

  赵平:清华大学经济学院营销系主任

  郑雄伟:亚太总裁协会执行主席、经济学家

  国际金融危机倒逼和低碳发展潮勃兴加速了全球技术变革,新一轮产业转型正在波澜壮阔地铺开。新兴产业被看作是产业转型过程中兵家必争之地,但由于投入大、风险高、回报周期长等原因,民营资本不敢轻易涉足。“新兴产业的发展一定要政府主导,不然就抢占不了制高点”“市场经济都搞了这么久了,如果政府进入就是走回头路”———一时间政府主导派和市场派针锋相对。

  尤其是在佛山的顺德、南海率先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之后,面对政府的介入,舆论一片哗然。甚至有人惊呼,佛山“变色”了!政府应该在新兴产业的发展道路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一时间成为各界议论的话题。

  为此,记者邀请了郑雄伟、王珺、朱卫平、赵平四位专家做客“南方经济圆桌”,就这一话题进行深入讨论,以求从专家学者的睿智点评中,能够探索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路径,为广东省产业转型升级提供可资借鉴的意见和建议。

  话题1

  民营资本惧入,政府该不该出手?

  记者:面对混杂着支持和质疑双重意见的“顺德模式”和“南海淡马锡模式”,人们开始思考政府是否有必要加入新兴产业的发展c潮流中。但是民营资本惧入已是既成事实,要想在新兴产业的发展中分得一杯羹,政府到底应不应该出手?

  朱卫平:政府如何扮演先行者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

  过去30多年,我们的经济发展主要依靠基于廉价劳动力和资源过度开发的初级经济模式,企业创新能力偏弱,国家资本的投资效率不高,而民间资本又缺少可持续性。这种情况下,政府的作用至关重要,但是政府直接参股也可能会损害市场经济的公平性。而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市场经济的地位已经确立,因此政府如何扮演先行者角色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和实践问题。

  郑雄伟:战略性新兴产业一旦错过最佳投资期,效果将大打折扣

  战略性新兴产业是指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关键领域内,由于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性进展所形成的新兴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能否推进,核心就在于能否掌握核心技术,并且能否将这种技术推广到实际应用中。

  然而,这两种能力却是我们当前经济模式的短板。像太阳能光伏产业、新能源汽车等项目,民营资本很难接受如此新的东西,必须看到效益之后,才能有意愿跟进。而战略性新兴产业一旦错过了最佳的战略投资期,投资的效果就大打折扣。

  王珺:政府直接参与产业投资是“明智之举”

  由于新兴产业的前景不确定,在运用市场方法无法达到目标的时候,政府直接参与产业投资应该看作是一种宏观调控行为,是“明智之举”。政府只有集聚各方资源,为企业创造良好的“软环境”,形成从源头产品核心技术的创新到产业化推广的“产业链”,才能建造一个利于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生态系统”,从而孕育出新时代技术和产业革命。为何以色列这么小的国家它的新技术、新产业却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就是因为政府设立了投资基金,政府创建的孵化器世界一流,因此它的科技成果转化率非常高。

  赵平:发展新兴产业,要有一个强有力的政府

  新兴产业只有具备一切有利的要素,才能迅速突破,占领制高点。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珠三角经济几乎是野蛮生长,与长三角比珠三角强项是完整的市场经济,最大的弱项是政府不够强势或说缺乏应有作为,这对新兴产业发展极为不利。如果珠三角政府不采取强有力的措施,可能会落后长三角。

  话题2

  如何实现新兴产业的产业化?

  记者:由于生产成本较高,新兴产业在与传统产业的竞争中总体还处于下风。比如,由于太阳能发电成本过高,价格要比传统电价高一半以上,只能靠政府补贴才能进入市场,这也是我国目前90%的太阳能电池产能出口国外的主要原因。那么,应该如何实现新兴产业的产业化?

  王珺:政府采购是政府扶持新兴产业的重要工具

  对于战略性新兴产业而言,除了谋求技术的制高点外,产业化是成败的关键。政府财政资金支持新兴产业有两种选择。一是从生产、供应侧入手,支持创新的过程,改进技术和产品的供给;二是从消费、需求侧入手,支持创新成果的应用。第二种形式也更为迫切。美国也正是利用政府采购形式扶持硅谷,使之成为“世界高新技术产业的摇篮”。政府采购是政府扶持产业尤其是扶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一种重要工具。这表现在:第一,政府的刺激措施能成功引导利润,吸引大量资金投入到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研究、开发以及相应的生产设备上。第二,大量政府订货以及及时的用户信息反馈,使相应产业迅速积累了生产经验,改进了产品设计和生产工艺,提高了产品性能,同时降低了生产成本并吸引更多的新厂商介入,使得竞争愈加激烈,其结果大大加速了新技术的商业化进程。第三,政府的合同适时地帮助从事战略性新兴产业研究与开发的公司解决了资金流动难题,降低了生产厂家的运营风险。第四,政府合同所规定的各种技术标准均高于一般水平,这种严格的条件加快了技术更新的节奏。

  赵平:要发挥我国政府采购的特有优势

  在增产能、促创新的同时,各地要大力加快新兴产业市场的培育,才能从根本上促进新兴产业的发展。目前阶段,要发挥我国政府采购的特有优势,对新兴产业自主创新产品及相关服务产品优先列入政府采购目录,做到“扶上马送一程”。政府采购常常被视为提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第一推动力。在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品还无法形成规模市场时,政府采购的介入能快速提升市场的总需求,从而起到市场培育者的作用。纵观美、英、日等发达国家的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发现,政府采购都在其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可以说,没有政府采购的支持,这些国家高新技术的发展便不会如此迅猛,也难以取得今天引领世界科技潮流的地位。

  朱卫平:对于比较成熟的新兴产业产品政府才应该采购

  我不赞成政府对所有新兴产业产品都进行采购,因为很多产业还在摸索阶段,也不知道它的产品是否适合市场,如果政府盲目采购,就会导致市场跟风,生产出一批并不被市场认可的产品,造成巨大的浪费。比如电动车,我觉得它的技术就是不成熟,政府不能盲目采购。但广东省LED产业又不一样,产量已占了全国的半壁江山,而节能已成为一种趋势,广东省各地无论是公共设施还是家庭照明LED代替传统产品的市场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就是由于LED产品价格较贵,推广不是很顺利的,这时候政府公共采购加大力度,让LED产业形成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就能在全国取得领先地位。

  话题3

  政府如何选择最佳介入时机?

  记者:我们都知道,新兴产业与其他产业相比,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在新兴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各个阶段,政府所要扮演的角色也不尽相同。四位专家如何看待政府基金在选择新兴产业投资时机的决策?

  郑雄伟:淡马锡控股大多扶持新兴产业早期创业企业发展

  苏州引导基金与我国其他“国企”不同,它与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有相同的性质,操作方式也相似。新加坡财政部与淡马锡控股始终保持着“一臂距离”:掌握着淡马锡控股领导层的任免、经营范围的审定和重大投资项目的审批,但绝不干预其投资决策和经营活动,给足其活动空间。同时,淡马锡控股对其控股或参股的下属淡联企业也实行这种“一臂之距”的管理。苏州引导基金也只是作为新兴产业发展的引导资金,政府不参与管理。但这些基金大多也是扶持新兴产业早期创业企业发展。

  朱卫平:战略性新兴产业需要政府政策扶持

  战略性新兴产业无论是核心技术还是市场都不够成熟,需要经过政府政策的扶持和促进,才有可能成长为国民经济的先导性和支柱性产业,这一点长三角政府比我们明确。因此在物联网、信息产业、生物技术、新能源、新能源汽车、核电关联、海洋开发等产业规模和创新能力要居于国内领先地位。广东省财政厅每年200亿元扶持新兴产业也是属于政府引导资金,如果把省财政安排的100亿元通过政府引导基金形式,进行市场化运作,配套社会市场化资金,按照1∶10的比例,整个市场投入资本将达到2000亿元。

  王珺:政府引导基金应该进入新兴产业上游核心技术开发

  珠三角这些年发展LED产业势头很猛,但是企业如果没有外延和芯片制造技术,一年要向美国、日本等国家支付两三亿元的购买费,成本比自己生产高出30%至40%,如此发展新兴产业的话也只是得到少得可怜的利益。

  南海的产业基金下一步也将重点引导企业进入LED上游核心技术的开发,争取在该产业进入上游获取更大利润,这就是一种好的苗头。在南海接下来的发展中,政府要与市场结合起来,在一些市场力量尚未形成的重大项目上,政府可以用公有资产先行启动,要按市场规律来办事。在顺德的OLED项目中,政府投资也一定要进入核心领域,但不应该介入项目运营。在该产业走上正轨后,政府资金就应退出。

  话题4

  政府如何扮演应有的先行角色?

  记者:四位专家都认为,政府应该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有所作为。那么,政府应该如何扮演这个先行者的角色?如何才能既不影响正常的市场经济公平性,又能很好地促进新兴产业的勃兴?

  王珺:政府投资应有退出机制

  政府投资新兴产业是起一个示范引导作用。政府投下这个钱,是打算冒风险,民间投资者看到政府投也愿意追随。但是政府投资要有退出机制,一旦早期风险期过去,项目可以依靠自身盈利承担风险,这个时候要发挥企业家的经营才能,政府应该适时退出。战略性新兴产业实际上本身就是政府提出的概念,政府引导是职责所在。但发展新兴产业政府采取什么样的机制非常重要,如果采取的机制错了,就会耽误时间。

  朱卫平:新兴产业也应该坚持市场化

  新兴产业和其他所有产业一样,必须在市场的海洋里进行充分的自由竞争,驱逐“劣币”,优胜者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产业“领军者”。虽然时下战略性新兴产业大热,但一个新兴产业要真正成长为战略性产业,充当经济支柱,这的确是个艰难过程,坚持市场化方向才能保证机制的正确,而不至于乱投资。打个极端比方:如果投资某个新兴产业方向选错了,就像从十楼跳下来,国有资本知道会摔死也敢跳,而民营资本就不会跳,因为民营资本的钱是自己的。政府如何扮演先行者角色,说到底就是政府的“有形之手”与市场的“无形之手”如何配合的问题。

  赵平:政府不能盲目投资

  虽然发展新兴产业成为共识,但某些见效快的新兴产业成为政府新的“政绩工程”导致一拥而上的现象值得重视。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时,打造新兴产业政府一定要对其优势弱势进行权衡,根据当地的产业基础来规划,不能盲目投资。重复建设、缺乏规划、产能过剩苗头甚至已在一些新兴产业领域亮起了“红灯”。例如,风电行业即是投资一拥而上的典型之一。

  据了解,目前,我国风电机组整机制造企业已经超过80家,还有许多后来者跃跃欲试,试图进入。若不及时“转向”,供过于求现象将难以避免。目前广东正在大力推进的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在部分行业、部分地区也存在资源过度重复投资等现象。

  ■链接

  顺德模式

  在吸引彩虹落户过程中,顺德区组建区级投资公司,出资近十亿元参与彩虹OLED项目。政府直接参股彩虹OLED项目,占比也不超过20%,其他政策性扶持将以补贴资金形式提供。这一模式,也被冠之为“顺德模式”。如今,世界顶尖的液晶、OLED企业纷纷落脚佛山。

  南海模式

  南海整合优质公有资产资源,建立了城市和产业发展基金,这一模式被成为“南海模式”。目前,由公有资产管理局全资组建的南海区高技术产业投资公司,已参与罗村广东新光源产业基地、富士通数据中心、三山科技创意产业园等大型项目,投资总额约5.2亿元

上一篇:政府采购节约专项资金的管理使用亟需制度规范
下一篇:我国政府采购将更加注重公共政策职能